回首頁
異界輿圖       精髓列表       昇華天賦       商店配方       預言列表       命運卡列表       任務獎勵       寶石販賣

知識資料庫
歷史與背景故事

相關資料整理自遊戲內對話與物品資訊,如果您有任何意見補充都 歡迎按此聯絡我們

瓦爾王朝

瓦爾族是瓦爾克拉斯大陸已知最古老的種族,幾乎被世人所遺忘,現今只能透過爬滿黴菌的書籍、難以理解的圖案和文字以及破碎的傳說拼湊這個古代文明,瓦爾對外族和善,有活人獻祭的宗教習俗,利用奇術科技創造並改良戰爭機械,從所見識到的瓦爾廢墟的建築規模、棲息在內的創造物、甚至是瓦爾超靈防禦系統,再再證明其強盛的國力。

眾神之淚

瓦爾族也是所知第一個使用「古靈寶石」創造出寶石文化的種族,他們將其稱為「眾神之淚」。為了保障瓦爾族的未來,他們會將古靈寶石帶到「多里亞尼的搖籃」,但什麼是所謂的搖籃,又是如何保障瓦爾族的未來,仍是未解之謎。

阿茲里與多里亞尼

關於阿茲里,只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確信的:她是瓦爾族的末代女王,女王阿茲里擁有無盡的財富,但不是一位仁慈的君主,對反抗者無情的處以活人獻祭之刑罰。阿茲里「希望在幽靜的歷史長河中看見自己曼妙的身影」,終其一生追尋美麗與永生。

在一個以古靈寶石和奇術為信仰的文化裡,能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臣,多里亞尼必定是當中的奇才。多里亞尼是阿茲里身旁的首席奇術師,受命「盡所有可能達成使命,不需考慮任何代價或後果。」為阿茲里破解殺人魔澤佛伊長壽及永保青春的秘密。為了追求無盡的青春和美貌,對無數青春年華的男女子民痛下殺手。

不知是否因「越矩之行招致天崩地裂」,阿茲里女王成為瓦爾族最後一位統治者,其輝煌歷史於恆曆前四百年左右戛然而止。

瓦爾文明的滅絕 (恆曆前 400 年)

瓦爾族繁盛了數千年後,在熾烈的烈陽下消逝。

瓦爾文明的消失的突然,留下的史實不多,只有零碎古文中提及的「沉睡、惡夢、邪獸」等詞彙能讓後世推測線索,多里亞尼對奇術的研究讓瓦爾帝國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他相信透過神秘的滿月獻祭「交誼」儀式,可以達成他口中讓所有子民長生不老的「煉化」,不論這儀式是如何進行,相信多里亞尼開啟了接觸了古靈寶石力量源頭的大門,但就如同多里亞尼所言:「你可以送出誠摯的邀請,但無從得知造訪的是何方嘉賓」,多里亞尼所迎來的不是族人永生的祝福,而是毀天滅地的「巨變」。

數百萬的龐大民族,最後僅倖存三千一百二十六人...

 

阿茲莫里王朝

文化交流 (恆曆前 900 - 400 年)

約莫兩千五百年前,阿茲莫里文化與瓦爾族第一次接觸。在這之前,阿茲莫里的一切事物均以口耳相傳。當第一批瓦爾大使踏上阿茲莫里人山腰上的家園時,瓦爾族讓原始的阿茲莫里人轉變為擁有凝聚力的務農民族。在這之後,阿茲莫里人的文學蓬勃成長,而阿茲莫里文化的各個層面也都因此一飛沖天。瓦爾族十分慷慨地散播他們的知識和信仰給予阿茲莫里人,但他們對於「眾神之淚」、也就是我們今天所稱的「古靈寶石」始終三緘其口。經過長年的調查之後,目前還是沒找到阿茲莫里人在古早使用寶石的記載。雖然他們提到瓦爾人的肉體裡帶著閃閃發亮的水晶,先祖們也從未奢望寶石內潛藏的力量。

這種關係一直持續到第一批瓦爾難民在五百年後上門求助為止。

瓦爾族繁盛了數千年後,在熾烈的烈陽下消逝。阿茲莫里人和殘餘的瓦爾族訴說著他們的同情和恐懼:支離破碎的家庭、步履蹣跚的雙腳,以及所剩無幾的財產和理智。阿茲莫里人親切地招呼、照顧瓦爾遺孤,但後者無法解釋為什麼繁盛的民族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遭遇這樣的厄難,後人稱之為「覆亡之紀」。

三千一百二十六名瓦爾遺族最後歸化阿茲莫里人。

永恆帝國 (恆曆初年)

阿茲莫里的塔庫斯.維盧梭率領著八萬族人踏上「阿札拉瓦爾」那已覆亡的家園。他在阿茲里的陵墓插上旗幟,建立起偉大的永恆帝國。旗幟上寫著:「瓦爾族不願正視付出血肉的代價,招致覆滅的命運。阿茲莫里目睹瓦爾的災難,將保障子民的平安。」

維盧梭在阿札拉瓦爾的殘骸上建起一座名為「薩恩」的新城,維盧梭號召第一波軍團征服聖山下方的土地,清除覆亡之紀所留下的奇異創造物和怪物。

誠如維盧梭所言,他保障子民的平安:他封起了瓦爾古老的教學和權力中心,對奇術創下禁令,讓學習瓦爾秘術者成為烈火的祭品。他考量到摧毀眾神之淚可能會帶來無法想像的後果,因此全數運往統治者之殿,埋入深山後加以密封,而古靈寶石就這樣受世人所遺忘。

費西亞的聖火

五年之後,卡斯皮羅大帝也隨著父親的腳步告別這個世界。雖然他的詳細死因眾說紛紜,但都確認了一點:卡斯皮羅遭到某種黑暗力量所影響。

阿拉諾.費西亞起軍為大帝復仇,並且成功驅散籠罩的黑暗,而這個地區在未來成為帝國的中心地帶。雖然歸咎於一部分帝國領土內陷入不詳之夜是一件可笑的事情,但當年的阿茲莫里史家都敘說著這段經歷:「這不可能是一場巧合」。這可能是一種特異的天氣,或是源自覆亡之紀後殘餘的奇術力量。對於此,敝人對任何可能都感到不安。

阿拉諾於恆曆35年盧里西第一聖戒日寫道:「英勇的我軍將黑暗逐入那殘破巢穴,並將罪惡永遠封印其中。」聖山山腳和公理山脈重見天日之後,阿拉諾.費西亞便帶著榮耀返回薩恩。由於維盧梭並未清楚指示王位繼承者,阿拉諾便登基為大帝,而帝國中心地帶便以他的姓氏為名,藉此紀念他的事蹟。阿茲莫里最終在瓦爾的故土定居。費西亞一族成為永恆帝國的正宗且從未間斷,守護著帝國的和平與繁盛。

「守護帝國子民的平安!」這是聖堂教團聖宗加冕為永恆大帝時,必須宣讀的誓詞。

輝煌年代

切特斯大帝在位時期是永恆帝國最輝煌的年代,史料未交代帝國實際征服的疆土有多大,但後來我們知道由托麥迪克之印所封印的隘口可將帝國疆土分成內外帝陸兩個區域,以薩恩城為其首都。以周圍地圖與房舍遺跡判斷,帝國當時非常的繁榮興盛,並開始研究曾被先祖視為禁忌的奇術與古靈寶石,將其應用於帝國的發展上。

永恆帝國是由阿茲莫里人所創建,也是由阿茲莫里人所主宰,而艾茲麥人、馬拉克斯人和卡魯人等被帝國征服的外族則被當作奴隸對待,被送往北方山脈開採古靈寶石與托麥迪克亞硫酸

他們都將前往蓋厄斯.山特立所說的「文化園區」。其中大多數是艾茲麥人,還有幾位皮膚黝黑的卡魯族人和馬拉克斯人。瑪拉凱已經把他們「改造」成最棒的工人:手腳拉長、扭曲,以及精心設計的雙面、三面關節,讓他們在未來的家園兼墳墓中,可以更方便從裂痕和縫隙拿出寶石。在大太陽下,他們的眼睛瞇了起來,顯然對陽光相當敏感:瑪拉凱在他們的眼球中注入微光素,這讓他們在陰暗的地底時,視覺也和白天一樣清晰。

銬上枷鎖的奴隸駛向北方,而竭力掘出的寶石則運往南方,永恆帝國的居民正站立在力量和權勢的巔峰,被征服者的血肉正建構著繁華和興盛的基石,而永無止盡的時間總是扮演著公平和正義的見證者。

切特斯大帝在位時期的首席奇術師為瑪拉凱,擅長將古靈寶石透過手術的方式植入實驗體內創造出「古靈使徒」。並且建立了古靈使徒軍團作為帝國軍事用途。瑪拉凱對奇術的研究超越許多奇術師,他甚至重建當年瓦爾族的科技遺跡,製作出創造奇異通道的異界地圖裝置。

而瑪拉凱最偉大的作品,就是寶石皇后 - 達拉夫人。

馬雷葛蘿

馬雷葛蘿是永恆帝國時期的一位奇術師,在罪孽之殿找到其實驗裝置與相關作品,其中一個轉化裝置被瑪拉凱進行改良後重建於永恆實驗室之中。馬雷葛蘿會使用其創造的尖刺將古靈寶石的精華注入到測試對象中,創造出各種怪物。

在馬雷葛蘿的日記裡提到他的助手兼情人「勞羅」願獻上自己的生命成為實驗對象。馬雷葛蘿把永生和畸變的精華注入他的體內。給予了勞羅永生卻也將他變成怪物。心碎的馬雷葛蘿將其命名為費德利塔斯,紀念他的忠誠和奉獻。

在馬雷葛蘿最後幾頁的日記裡,字跡變得十分潦草、凌亂。那時候他已身懷重病,宛如風中殘燭。他在這時候製作了邪影寶石並留下一段文字:「這顆寶石將讓即將失去一切的我再次和費德利塔斯相會。」

達拉夫人

達拉夫人原本是切特斯大帝的最愛,但大帝厭倦了她的嘮叨,將她送給瑪拉凱做實驗,達拉夫人愛上了瑪拉凱,而瑪拉凱也透過古靈寶石重塑了達拉夫人,她成為瑪拉凱最偉大的作品 - 寶石皇后。

 

純淨革命 (恆曆 1333 - 1334 年)

切特斯大帝認為古靈使徒是人類進化的象徵。他曾經說:「這充滿榮耀的寶石是人類成為神的重要媒介。」席布魯斯的福爾當時擔任聖堂教宗,一直以來聖堂教團的教義禁止奇術研究,福爾也認為研究奇術是種反常的行為。他希望帝國可以「擺脫奇術的玷汙」。

福爾以信仰和國家之名,引領著他那正義和熱衷靈魂,陸續贏得薩恩領主恩德、人民詩人維多里奧、費西亞大主教吉爾菲、斯特里德沃夫政官卡斯托夫以及統治者之殿指揮官艾杜斯等人的認同。福爾決定在恆曆1334年聖禱最後一天對薩恩發動圍城,艾茲麥人、卡魯人和馬拉克斯人分別由里格沃德、尼加馬卡努伊的西里,以及絲克瑪迪虛瑞特所領導。淨化軍團對古靈使徒和奇術師發動突襲,而福爾則希望「讓帝國遠離惡魔的邪道、回歸人類的榮耀」。

艾茲麥人

聖堂教團聖宗福爾派遣維多里奧和艾茲麥的里格沃德和交涉,相信對於情感豐富的艾茲麥人來說,詩人遠比政治人物更有說服力。維多里奧那滿腔熱血的文字說服了里格沃德,他率領著英勇的戰士,在恆曆1333年迪里維第三征戰日向政官蓋厄斯.山特立發動攻擊。

當時,艾茲麥大軍帶著數以千計、色彩繽紛的格紋旗幟,後世稱為「血花之役」:山特立麾下的古靈使徒擁有以一敵三的能力,但仍然不敵帶著憤怒和無比勇氣的艾茲麥人。

政官山特立損失大量軍力敗逃薩恩,從首都、北方瓦斯提里和南方地區調派援軍前往艾斯特拉里。山特立的調兵遣將削弱了部分地區的軍力,正中福爾的調虎離山之計。

馬拉克斯人

福爾感念絲克瑪在暴動中的協助,同意奉還帝國在征討瓦斯特里平原期間,從馬拉克斯一族奪來的牧草地。赤血絲克瑪迪虛瑞特接受了,但另外提出一個條件:她要剝下赫克特.提圖瑟的皮,用來製作恐喙鳥的戰鞍。

福爾和迪虛瑞特決定對提圖瑟將軍和瓦斯提里軍團設下陷阱:馬拉克斯人熟知在這片平原經常出現、足以荼毒萬物的劇烈沙暴,也學到了預測風暴來臨和離去的時機。迪虛瑞特發現一個初形成的風暴,距離提圖瑟的營地大約一天的路程。福爾則對在馬拉克斯臥底的帝國間諜發出假消息,讓他們誤以為部族即將發起暴動。提圖瑟不疑有他,率領古靈使徒軍團包圍那個地點,也因此讓他直接面對這場沙暴。

提圖瑟的軍團在恆曆1333年維托里第三疾馳日受困於震耳欲裂的劇烈風暴中。迪虛瑞特的駝兵部隊自小在沙塵中生長,因此在沙暴中來去自如,而古靈使徒軍團宛如待收割的玉米般被一一砍倒在地。待沙暴和馬拉克斯人的奇襲結束後,瓦斯提里軍團宛如一座覆在沙中的塑像陣。赤血絲克瑪喜孜孜地拿下她的戰利品。據她所說,在瓦斯提里的皮鞍之中,除了迪虛瑞特御用的極品之外,再也沒有比她現在這只還舒服的了。

卡魯人

卡魯族流傳著這個故事:席布魯斯的福爾屈膝與岡姆交涉,同意讓他們在戰後獲得自由。福爾在帝國中心發起革命時,岡姆砍下了獅眼之主的頭顱,並且佔領了直到海妖海灣為止的南部海岸。那段時間是卡魯族的全盛時期。

如果古靈使徒軍團和岡姆的卡魯勇士直接交鋒,那麼...後者將會面對慘絕人寰的屠殺。不過,岡姆本來就不打算和獅眼的軍勢正面決戰。岡姆在一開始故意讓自軍死傷枕藉,並且慌亂撤退。穆希爾斯因而決定讓古靈使徒放下堅固的塔盾,並且出外追擊。

獅眼並不是因為嘗到初步的勝利而自信過剩,而是從過去的交戰經驗中,確信卡魯族並沒有弓箭手。在卡魯族的傳統中,戰士不得使用任何一種的遠距武器,但獅眼從來沒有想過這道聖戒不適用於女性:西里受叔叔所託,曾前往席布魯斯向福爾最優良的軍事教導員學習箭術。當軍團決定出外追擊時,西里和她的姐妹們從崖壁上的各個角落竄了出來,將古靈使徒射成了刺蝟。

然而,中伏的獅眼也並未因此喪失鬥志,而是集結殘餘的部隊負隅頑抗。岡姆最後獲得了勝利,而為了紀念獅眼的英勇,他決定把獅眼那只裝有寶石的頭顱掛在腰間。

在建立支援的港口之後,岡姆沿著海岸展開掃蕩行動,清除當地的帝國居民,讓卡魯族人在瓦爾克拉斯定居下來。

薛朗與布魯特斯

薛朗也是帝國強大奇術師之一,在他的眼中,奇術就像世上其他的技藝一樣。它必須透過犧牲才能有所專精,有時候甚至是無以計數的犧牲。當獅眼軍團在前線潰敗之際,烏姆布拉的薛朗為了防範卡魯族侵入帝國內部,在監獄大門附近設立了奇術之壁。並將典獄長布魯特斯改造成強大的怪物來當作防禦卡魯族的武器,但不知道是否實驗威力超出自己的掌控,薛朗最終也被狂暴的布魯特斯所解決。

也許因為卡魯族有駕戰船跨越洶湧海洋的能力,直接以海路進攻,岡姆在擊敗獅眼軍團後,沿著海岸展開掃蕩行動,佔領了直到海妖海灣為止的南部海岸。布魯特斯最終並未被卡魯族殺死,也許兩者根本就沒有相遇。

兵臨城下,改朝換代

受到詩人維多里奧的號召,薩恩的市集、倉庫地帶和貧民窟相繼起義支持純淨革命,切特斯大帝集結古靈使徒在都城內頑強抵抗,但大帝的一切努力因為他的密友兼攝政領主恩德化為流水。在千緞之夜的慶典中,恩德以塗有劇毒的利刃刺殺切特斯。不過切特斯當時的體格已超越常人的境界,他先舉起重斧將恩德劈成兩半,再悲慨地以奇術的手法了結自己流逝殆盡的生命。

不久之後,維多里奧.涅瓦里烏斯的人民革命軍捕獲了首席奇術師瑪拉凱和他的「寶石伴侶」達拉女士。薩恩的古靈使徒眼見領導人已死或身陷囹圄,只能選擇獻出薩恩這座城市。

於是,福爾和他的軍團踏入了都城大門。隔天,聖宗領導人便登基成為福爾大帝一世。

 

福爾統治時期 (恆曆 1334 - 1339 年)

「他隨著女巫化成的白煙攀上青天。」席布魯斯的福爾在恆曆1334年費西亞第二聖戒日登基時,殘存的古靈使徒對他充滿期待。不過,他卻是個發現會算命或行醫的女性時,便會毫不留情地迫害的激進者。

福爾統治時期短短數年,但治國無方,國力衰退。部分原因也許是他終結奇術的舉動,畢竟也是奇術發展讓切特斯在位的永恆帝國達到了巔峰。在純淨革命中福爾殺死了德瑞與馬雷葛蘿,讓瑪拉凱活著主要是因為瑪拉凱承諾要替福爾摧毀所有古靈寶石的源頭。

裂界裝置

福爾對瑪拉凱定罪後,決定讓他在火葬場內成為「正道的獻禮」。但瑪拉凱提出了一個條件:「讓奇術永遠終結。」而這個條件似乎也說服了新帝王。

瑪拉凱在日耀神殿內花費數週的時間,建構出一件據他聲稱可讓瓦爾克拉斯擺脫奇術的機械。恆曆1336年永恆之兆第一征戰日,瑪拉凱和他的寶石皇后一同掀起絲巾,展示他的裂界裝置。這座裝置就像一窩銅身蛇般,在眾人眼前旋轉、扭動著。只有瑪拉凱本身才瞭解這是一只奇蹟的產物,抑或是一頭怪物。福爾隔天將讓統治者之殿軍團返回家園,並帶著瑪拉凱、達拉夫人和這座怪異裝置前往北方。

北方,正是寶石的發源地,也是切特斯那奇術煉獄的誕生處。福爾將在統治者之殿完成志業:讓切特斯那充滿傲慢和腐化的帝國在歷史中磨滅,樹立全新的純淨思維。

 

巨變 (恆曆 1339 年)

瑪拉凱創造裂界裝置時,很清楚自己在作些什麼。他的目標就是闖進邪獸的中心,試圖駕馭真正的力量。他第二個目標,就是引起一場巨變,去除這片土地上反抗的力量。邪獸是所有奇術的起源,而奇術是讓一切「真實」成為「幻化」的力量。

裂界裝置是瑪拉凱最珍奇的產物,唯有獻上「烈焰」才能讓邪獸現形。至於燃料是什麼?就是寶石皇后:血肉和寶石。但即使瑪拉凱跪下來懇求寶石皇后為他口中美好的未來犧牲,寶石皇后仍舊拒絕了瑪拉凱,原本預想的「烈焰」也只剩下小火花,燃起巨變災厄的小小火花。

瑪拉凱最終只能在牆上打一個小洞,他爬入了洞中,將自己元靈和肉體獻給了邪獸。

薩歐賽.佛耶葛:

薩恩在一個小時內就隕落了:一陣風暴從山地襲捲而來,讓黑暗掩蓋了這座城市。我在同伴的眼中看見瘋狂的靈魂:帝國中最彬彬有禮的人開始胡言亂語、漫無目的地行動,最後甚至開始自相殘殺。我親眼見到身為古靈使徒的圖書館長特里尼安,他頭顱裡的寶石發出炙焰般的光芒,而他就宛如正午烈陽下的葡萄,化為全身乾巴巴、宛如餓了一輩子的生物。我曾經目睹尼加馬卡努伊的火山噴發、見過和大樹等高的巨浪捲來,也經歷過吹倒戰士和堅牆的狂風。但這個浩劫完全超越了自然的規則。

毀天滅地的「巨變」再次降臨大地。

卡魯族的離去

岡姆為海岸洗淨永恆的玷垢,帝國替門戶添上榮耀的象徵。勇士建起族人的家園,族人犁著沃土、捕著鮮魚,洋溢著新天地的樂趣。萌芽的機運蓬勃成長,興盛的部族蓄勢待發。岡姆的承諾信堅篤誠,卡魯的旭陽扶搖直上。可惜卡魯族並未享受太久的榮耀與自由,在巨變發生後,黑暗的力量也影響到卡魯族人。

漆黑風暴自北方襲來,狂怒疾風從仇恨催生。暗影之雨降下、奪走作物牲畜的生命。邪靈之風刮起、滋養罪惡仇恨的元兇。夢魘籠罩寂靜深夜,驚疑阻斷和平團結,族人堅韌如山、鎮定似海,卻有一道逸流,無知染垢。鬥爭、殘殺、覆滅、凋亡。岡姆祭出鎮壓、懲戒、流放,但汙魂依舊滲透、離間、狂妄。卡魯族已無法安眠。

岡姆帶領著五百精兵深入帝陸,並進入漆黑礦坑希望能斬除摧殘族人的黑暗,但最終卻被夢魘控制陷入瘋狂,手刃了跟隨他至此的五百族人,從此銷聲匿跡。

岡姆帶領著五百精兵深入帝陸,盼望著無數先祖帶來希望。孰知一代英名就此埋葬,百里冤魂徒增悲傷。卡魯盛世終結,岡姆眾殤一夜。西里駕起輕舟,卡魯淪為敗寇,五百餘族返回家鄉尼加馬卡努伊,一道抹殘陽感哀働。岡姆的遠征步向消亡,西里的歸途悼念淒愴。

卡魯人傷心的離開瓦爾克拉,返回故鄉尼加馬卡努伊。

迪虛瑞特的封印

過去,馬拉克斯人在迪虛瑞特的旗幟下團結一致。但因巨變出現腐化的疫病和風暴。迪虛瑞特率領著「奇亞托」血脈準備終結邪獸的詛咒,或許她看到岡姆國王有去無回,也可能是夢魘吞噬了迪虛瑞特的勇氣,在即將抵達黑暗之域的隘口時,她遲疑了。總之,她決定不進山裡除掉邪獸。她封起了礦坑,把邪獸拘禁在他那礦坑深處的黑暗巢穴裡,並讓這系血脈成為統治者之殿的守護者。

馬拉克斯人克服了各種難關守護這個礦坑。至於是完全靠他們自己,還是憑藉著迪虛瑞特所施加封印,我們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可以確定一件事:迪虛瑞特發誓堅守這些礦坑時,她自己也受到了詛咒。

最終,迪虛瑞特不幸遭異變的枯骨皇帝福爾奪走生命,死後靈魂被邪獸囚禁在漆黑礦坑之中,受到夢魘之境裡三位侮神者的折磨,想盡辦法要腐化她的靈魂解除封印,迪虛瑞特的靈魂雖受到束縛但從未屈服,飽受凌虐但從未破碎,持續對抗著三位侮神者的凌虐。

 

奧瑞亞

奧瑞亞是一個位於瓦爾克拉斯東南方的小島,早期島上只有漁民和遭到流放的軍人在此生活,永恆帝國時期,聖堂教團的勢力也傳入了島上。

摧殘瓦爾克拉斯的巨變似乎沒有影響到這個島,奧瑞亞也對巨變所知甚少,也許是因為控制瓦爾克拉斯南部沿海的岡姆王國在動亂後封鎖了消息,等到奧瑞亞可再次與瓦爾克拉斯接觸時,已經沒有多少人可以活著訴說歷史。

現今的奧瑞亞是個繁榮的國度,首都為費歐普羅斯,聖堂教團與烏旗守衛軍團在島上有強大的勢力,並有聖堂教團的聖戒之庭、烏旗守衛兵營、音樂廳、競技場、圖書館、學校等成熟的建設,並有著嚴謹的社會階級與宗教規範,貴族在此享有優渥的生活,奴隸則沒有什麼自由。

巨變之後的瓦爾克拉斯的日子並不好過,不知何時開始,奧瑞亞的聖堂教團將盜匪和罪人流放至瓦爾克拉斯做為懲罰,這些流亡者們得想盡辦法在這充滿危險的土地上與巨變後的倖存遺族共同生活,有些流亡者在此重新開始了新的人生,有些則一心想著要存錢重返奧瑞亞。

德瑞索與莫薇兒

人稱鬥劍之王的德瑞索,小時候是在費歐普羅斯的貧民窟裡長大,自孩提時便每天與狂犬及野豬以命相搏,最終在那裏奠定了名聲,十三歲時憑著一把雕刻刀就可和野獸搏命取悅民眾。十五歲時已經可以和比自己體型大一倍的成人決鬥,而後續許多類似的人最終都成了其手下亡魂,一次又一次殺戮之後,德瑞索踏出貧民區,獲得在費歐普羅斯大競技場賣命的機會。

德瑞索後來在大競技場贏過了前任鬥劍之王,並且找到他一生的摯愛。

前一任鬥劍之王體格比我壯碩、動作也比我快捷,看起來就不像是我可以擊敗的對象。不過,我唯一需要作的就是抬頭看一眼莫薇兒,瞭解自己只有破釜沉舟之途:我不能在這一天倒下。我以全身的力量出擊,讓他在每次格檔時全身為之震動,但我也感覺自己的雙臂就要斷了。我一直打量著他的臉,想找出他感到猶豫的剎那,而一個小時的漫長等待後,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刻。儘管疼痛讓我的身體倍感灼熱、疲憊讓我難以思考,不過我仍在他揮偏的時候撲身向前,在他的喉頭劃上一刀。此時,我沒有為勝利向眾人致意,而是跪倒在熱砂上,直接面向莫薇兒並向她求婚。

從那天起,我戴上了鬥劍之冠和真愛之戒。

某日,德瑞索跪在莫薇兒的跟前,送了她一條項鍊,那條項鍊相傳是用永恆帝國名伶卡莉莎.梅亞絲喉頭上的古靈寶石所製成,莫薇兒戴上這瓦爾克拉斯的遺物之後,她和大家分享她美妙的歌聲。聽說她甜美的聲音足以撼動全奧瑞亞最大的音樂廳,再怎麼冷漠的人也為之動容。

德瑞索給了我這寶石、深情的吻了我、承諾我他會永遠永遠陪伴在我的身邊。因為他,我唱出了最美的歌曲。因為他,我為奧瑞亞唱歌。用的是我的身體,卻是卡莉莎的寶石,卡莉莎的聲音。我唱出卡莉莎傳奇的歌聲,唱出曾讓整個帝國為之掉淚的情歌。我在睡夢中聆聽著卡莉莎的安眠曲,將我自己的一切給予了她的歌聲。我的靈魂,我的肉體。

過一陣子之後,莫薇兒再也不是原來的那個她:她的內心、身體和歌聲都漸漸改變了。依然是如此的美麗,但理智卻漸漸離她而去。德瑞索在大概150年前離開奧瑞亞前往薩恩,希望為他的愛妻莫薇兒找出康復的方法。

德瑞索離開了我,承諾會將我從卡莉莎的詛咒中解放。我苦苦哀求他別走。我試過將我的轉變展示給他看,還有我們美麗的女兒們。但他並沒有見到過。沒有任何人能看見她們的美麗。我因此從他們的憎恨中逃亡。即使德瑞索回來了,我將會拋棄他所帶回來的解藥。我會讓他見證到真正的愛情是什麼。

德瑞索一去無回,莫薇兒最後逃離了奧瑞亞,落腳於瓦爾克拉斯南部海灣的洞穴中。

 

現今 (恆曆 1600 年)

按照流亡者判決書上所標記日期所推論

神主

奧瑞亞人一直很嚮往那遙遠的帝國時代的知識和力量,並有專門的典藏書籍記錄著瓦爾族人的事蹟,奧瑞亞聖堂教團現任聖宗「神主」對瓦爾克拉斯的輝煌歷史與奇術研究展現了高度興趣,且刻意想要隱瞞相關資訊,如果島上居民對瓦爾克拉斯的歷史太過好奇,最後就是落得被流放驅逐。

就在近幾個月前,神主帶領著手下愛將與烏旗守衛軍團來到瓦爾克拉斯,在前永恆帝國國境內搜尋古靈寶石與奇術的相關資料,並下令烏旗守衛軍團駐紮在薩恩周圍地區,而自己則是在神權之塔的頂端建立了一個實驗室。

寶石皇后

寶石皇后是瑪拉凱最偉大的作品,古靈寶石賦予其永生的能力,讓她在巨變中存活了下來,之後一直居住在日耀神殿之中,但隨著烏旗守衛軍團的逼近,寶石皇后靠著奇術裝置「緞帶之軸」編織出緞帶軍團驅離入侵者

格拉維奇

格拉維奇是神主的心腹,也是烏旗守衛軍團長,率領軍團在薩恩地區搜刮奇術資料,並持續替派蒂與神主物色可供其實驗的對象。軍隊在日耀神殿前遭遇寶石皇后的緞帶軍團阻擋無法前進,在幾次的交戰後偷到了緞帶之軸,準備藉此控制市區。

派蒂

派蒂在得勢之前,在費歐普羅斯所用的本名為薇妮雅,在白天以奇術掙口飯吃,晚上則是出賣自己的肉體,且是當家紅牌。不過對薇妮雅來說,財富不代表什麼,她有著更長遠的理想。薇妮雅之後因「和邪教徒勾結」而受到審判,原本決定處火刑,但之後卻改為流放。遽聞神主和她共進最後一頓晚餐,聽了她的自白。很多人都認為薇妮雅受到神主的操控,也有人認為神主給了她更好的生活和全新的身份。

派蒂到達瓦爾克拉斯之後積極的在各地尋找奇術知識,帶著幾名精兵闖進監獄,發現了薛朗的實驗紀錄。也曾經到過馬雷葛蘿位於罪孽之殿實驗室,甚至想尋找馬雷葛蘿的尖刺邪影寶石,意圖闖入瓦爾遺跡,最終未能得逞。派蒂正在摸索瑪拉凱創造古靈使徒的寶石植入技術,她將其稱為「寰宇化形」,並在月影神殿進行實驗,製作出許多邪惡創造物。

 

瓦爾克拉斯地圖

 

 

其他登場人物介紹可參考:知識區:登場人物介紹

相關資料整理自遊戲內對話與物品資訊,如果您有任何意見補充都 歡迎按此聯絡我們